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拧巴了一年:药监码阴影下的零售业挣扎

发布时间:2016-02-23 09:29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在过去的一年里,包括漱玉平民大药房、老百姓、一心堂、益丰药房等在内的多家企业都曾旗帜鲜明地“讨伐”药品电子监管码制度。……

【编者按】从2015年1月药监总局正式发布《关于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实施药品电子监管有关事宜的公告》到现在宣布暂停该规定,药品电子监管码刚好走过一年。还没有全面普及,就陷入了“半废止”状态。

一边反抗,一边缓慢推进

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(集团)总裁赵飚告诉亿邦动力网,药监码政策出台一年以来,一心堂一方面在不断与省级、地方、市县等各级的政府部门沟通、反对,另一方面也在无奈地执行该政策,虽然“其实一直都没有全面推进,因为很难执行。”

药品监管码

据赵飚介绍,过去一年,一心堂在药品电子监管码方面的投入还不大,主要是服务费、设备采购等,到目前为止预估一共投入在一两百万左右。

济南漱玉平民大药房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文杰曾算过一笔账:为了执行药监码规定,零售企业需要自行购买扫描枪和相关软件,要调试设备,增加系统融合性,算下来成本每年要增加1000万至2000万元,占到漱玉平民大药房利润的1/4。此外,在执行过程中,工作人员需要对每盒药品进行扫码,增加了人力成本,降低了工作效率。

因此,在过去的一年里,包括漱玉平民大药房、老百姓、一心堂、益丰药房等在内的多家企业都曾旗帜鲜明地“讨伐”药品电子监管码制度。而湖南的养天和更是一直诉状将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告上法庭。

为什么零售商态度最激烈?

虽然电子监管码政策的执行将涉及到从生产到批发、零售各个环节的企业,中间还牵扯到第三方软件服务商,最终药品流向的是消费者。但从过去的一年来看,对药品电子监管码反对声音最激烈的,绝对大多数是药品零售商。

赵飚告诉亿邦动力网,从生产到零售到消费者这个链条上,受药品电子监管码影响最大的就是零售企业。“生产企业投入不会很大,它们主要是打标签(即药品包装赋码),不会很贵,而且他们可以转嫁到下游企业。层层转嫁,从生产企业到批发企业,批发企业到零售企业,零售企业再到消费者。”

不过他同时表示,由于目前该政策并未全面执行,投入成本还不大,所以还没有任何向顾客转移成本的情况出现。

一位从事医药行业管理软件服务行业的人士向亿邦动力网介绍,药品监管码政策对其主要影响包括药监网接口费用和维护、售后等问题。不过,据她介绍,接口费用的成本最终都被转移给了软件客户,即零售药店方。“通常中信21世纪(注:现名阿里健康)对每家药店的一个接口收费300元,我们就得跟客户收500~1000元,不然售后、研发费用都出不来。”

要不要彻底废止?态度分两派

对于药品电子监管码的存废,零售企业大致有两派意见:一类是支持电子监管码普及,但反对阿里健康运营;一类是希望彻底废止电子监管码。

一位医药电商资深人士告诉亿邦动力网,其更希望电子监管码普及,只是不应该由阿里健康来运营。“监管码对流通环节的溯源还是有用的,也更有利于消费者掌握药品真伪,提高线上购药的信任度。现有药品的条形码只有厂商的信息,不能跟踪到中间环节。未来商品编码、电子监管码其实可以结合起来。”

但赵飚对现有的药品电子监管码态度更为“决绝”。他表示,希望目前正在运行的药监码系统彻底废止,因为“系统主体、本身功能、模式等方面的问题都很多。未来可以有更先进的(药品监管)体系,但应该重新设计。”他指出,希望药监总局对该系统运营方的选择应进行公开招标,且明确采购的规则、对象。涉及同业竞争、有数据经营业务的公司都应该不具备投标资格。
来源:亿邦动力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